铃木志帆步兵无码磁力

铃木志帆步兵无码磁力

其脉亦较前颇有起色。心中常常发热,时或烦躁,间有眩晕之时,其大便燥结非服通下药不行。

 幸所携药囊中有生赭石细末一包,俾先用温水送下五钱,其吐少缓须臾,又再送下五钱遂止住不吐。 其脉象弦细者,气血两亏也。

证候愚诊视时,其两目清白,竟无所见,两手循衣摸床,乱动不休,谵语无伦,分毫不省人事。又俾用净萸肉二两,煮汤一盅,结开下后饮之,以防虚脱。

 自言不惟饮食疼难下咽,即呼吸亦甚觉有碍。且所食之物不能融化精微以生气血,惟多成寒饮,积于胃中溢于膈上,排挤心肺之阳外出,是以周身灼热而脉转微细,此里有真寒外作假热也。

若必谓石膏专治外感实热,不可用治内伤实热,则近代名医徐氏、吴氏医案中皆有重用石膏治愈内伤实热之案,何妨取以参观乎?证候心中发热而渴,恶心怔忡,饮水须臾即吐,腹中时疼时止,疼剧时则下泻,泻时异常觉热,偶有小便,热亦如斯,有时两腿筋转,然不甚剧,其脉象无力,却无闭塞之象。

为其大气下陷,所以呼气努力,下血不止,为其阴分亏损,所以过午潮热。其治法当以清胃腑之热为主,而兼清其心肝之热,俾内伤外感之热俱清,血自不吐矣。

Leave a Reply